关注我们:
ACJ CLUB艺术餐厅网
打开微信扫一扫

ACJ CLUB艺术餐厅网

我的账户 | 微博登录 | QQ登录 | 登录 | 注册| 投稿
当前位置:ACJ CLUB艺术餐厅网 > 餐饮资讯 > >

湖北小龙虾养殖户:隔离两个月,价格跌一半,千亩小龙虾发愁卖

编辑者 : ACJ CLUB艺术餐厅网  来源 :    于2020-03-26 15:17 发布   已有  人围观

在湖北潜江,每一个小龙虾养殖户的心中,都有一个“五月魔咒”。

每一年的五月,赵晋(化名)就会如临大敌,稍有大意,他的虾塘就会爆发疾病,“满塘的小龙虾都会死去,水面上都是浮虾,还得找个地方埋起来,否则会传染。”

那时候,亏损几万块,他都觉得天要塌下来了,不想,今年的“魔咒”比往年来得早,来得措手不及。

除夕当天,赵晋在虾塘转了一圈后,便赶回城里过春节了,却因为疫情不能外出。等他再次回到虾塘,已经是两个月后。养殖小龙虾十年,这是他离开虾塘时间最久的一次。

如今,小龙虾即将大量上市,价格也跌去一半,但他手里的1000亩小龙虾,依然要为销路发愁。

焦虑的养殖户  

初春的潜江,气温渐渐回升。碧绿的池塘上,一只只鲜活的小龙虾跳出水面。

隔离在家的赵晋不断告诉自己,疫情总会过去的,捕不了龙虾,就当是休渔期。出不了门,回不了虾塘,他也会自我开导,生产基地上还有两个工人在值守,不会有事的。

他唯一担心的是饲料。

小龙虾捕食能力不强、爬行速度慢,抓不到小鱼,养殖的小龙虾,平时喂养饲料包含了玉米、谷粉、米粉等,保证其肉质口感和营养价值。但是疫情期间城区和村子封闭,村子和村子之间无论是大路还是小路都全部封闭,饲料的运输成了困难。

“饲料保质期只有3个月,养殖户不会储存,否则会变质腐烂,大家一般都会等到年后再买。”

“但是政府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,”赵晋说,潜江当地颁布了专门的文件,对养殖饲料运输放行,最后他只比以往晚了3天拿到饲料。

在湖北全省17个市州中,潜江是率先“封城”,又首个宣布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。

3月11日,赵晋听同行说,潜江的小龙虾也加入了驰援武汉的队伍,雷神山、金银潭医院都收到了潜江的小龙虾。这被同行看成一个信号,意味着小龙虾市场要复苏了。

果然,三天后,潜江解封。那天,赵晋开着车,绕着这座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城市转了一圈后,径直去了自己的虾塘。

“小龙虾现在还很虚弱,等到气温10度以上才会从洞里面爬出来,爬出来以后我们不会马上投喂,等过了几天再开始。”

在往年,赵晋和合作社的农户们应该都已经忙着收虾,但今年疫情原因,很多餐馆还没有开业,即便开业了,也暂时没有客流,“小龙虾开始供过于求,价格也降了30~50%。”

他承认,创业十年,今年最难。

潜江油焖大虾  

湖北潜江是“中国小龙虾之城”。

“小时候吃的野生小龙虾,一把葱姜蒜油盐酱醋,闷煮后揭开锅,那个香呀。”童年的赵晋在家里很少能吃到肉,他会拿着小屉笼,去门口的稻田里捞泥鳅、鳝鱼,最美味的则是小龙虾。

“靠山吃山靠水吃水”,处在北纬30度的潜江,无论是气候、雨水、土壤都接纳了这一外来物种。赵晋的父母都是农民,种植水稻。种水稻要灌水,水顺着河沟流出去。小孩儿们会把鸡肠、鱼肠等等动物内脏用细绳串起来,放在河沟里,等待腥味散开,吸引小龙虾上钩,“一小时可以钓上一大把”。

吃的人多了,渐渐的餐厅里开始有了“潜江油焖大虾”这样的菜肴。

潜江油焖小龙虾,个大肥美,虾肉鲜嫩,隔着虾壳嗦一口汁液,一股鲜香麻辣顿时充满口腔,剥开虾壳一口吃下整个虾肉,“那种紧实的口感,食客们是忘不了的。”赵晋把喜欢吃虾的人称作食客。

“中国人都是吃货,”赵晋说,随着收购的价格水涨船高,“10岁的时候5毛钱一斤,12岁就涨到5块,后面就和草鱼差不多了”,餐厅里的油焖大虾也在10年内价格翻了2倍,“甚至一些地方一夜之间冒出十几家小龙虾店”。

“后来野生的小龙虾捕捞的也差不多了,”2010年赵晋看到了机会。他找了7、8个亲戚朋友,一起从当地农村合作社承包了1000亩地,准备大干一场。可刚开始就遇上了困难。

稻田养虾  

养殖小龙虾前,高中毕业的赵晋做过餐饮。

“那时候餐饮势头比较强劲,原料的需求越来越大,但是养殖的量又不多,养殖的方法也不很完善。我就在想能不能找到一条更好的这种养殖方法?”

“以前农民会把稻田河沟的水放掉,小龙虾失去了水源也跟着死去了,”赵晋萌生了在稻田里养虾的想法。在田地四周挖宽2~4米、深1.5米的虾沟,放上高0.5米的防逃设施,开始了“稻虾共作”的方式。

7个合伙人每人投入了10万元,从市场买来虾苗,在稻田里挖好清水沟,倒入虾苗,放入饲料,兴奋地等待着虾苗长大。

可等来的却是一池死虾。

原来他在市场上集中采购的虾苗,是农户转手给小贩子,小贩子转手给大贩子,经过多次倒手、运输,虾苗受到了损伤,投入池塘以后全部死光了。7个人合伙当时一起开发稻田,每户自己独立经营。共同的部分每人投入10万,一起筹资解决,而稻田开挖、造路、水电、生产费则由自己决定,当时每家花了3、4万买了虾苗。

那一年,赵晋和合伙人一起亏了20多万。“亏钱的时候不是没吵闹过,武汉人性格上来甚至还对骂过,”赵晋的合伙人很多都是一家人,“当然,兄弟子妹劳作了,也是很辛苦。”

“事情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总要经历坎坷”, 赵晋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下来。他每天起了大早向农户直接买来虾苗,小心翼翼地分批次投入到稻田里,“第一次想着一次性投完,后面发现分批投入更保险。”

第二年虾有一定产出保了本,第三年开始慢慢赚钱,到了第四年一亩田赚了5000块钱。

每天供应淘宝300斤  

养殖小龙虾转眼已经十个年头。赵晋总是说,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,既然下了决心往这条路上走,肯定要走下去。隔离两个月之后,小龙虾的售价已经跌去一半,即便如此,他依然要为销路发愁。

在平时,赵晋的养殖基地,每年能销售10万斤左右商品虾,20万斤的虾苗。他会将小龙虾供应给餐饮店,食品加工厂以及专业从事小龙虾外贸的企业。那个时候,他就注意到,很多加工厂会把小龙虾做成生鲜或者熟食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销售。

随着物流的恢复,赵晋当机立断,发力线上。

刚复工时,餐饮业尚不景气,但线上的消费需求却异常旺盛。没几天,赵晋在淘宝上每天的出货量都能达到200~300斤左右。

赵晋很快摸到了线上供货的门道。“小龙虾的种类上也分青虾、红虾,在物流运输过程中,青虾壳子薄,抵抗力弱,损耗很大。”因此,在线上发货,他便换成壳子更硬的红虾,“用冰袋保鲜,物流损耗就没那么大了。”

现在,本地的餐饮店开始复苏,青虾迎来了畅销期。有一阵子,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对于小龙虾熟食的需求,使得赵晋的手机一天被打爆好多次。“餐厅会找到农村合作社,我们接活,假如他们今天做100份,一份一公斤,那么他们就会采购200公斤的虾。”

看上去,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赵晋说,潜江小龙虾已经开捕了,3月底到6月份将会大量集中上市,“小龙虾已经出‘洞’了,希望接下来能恢复正常的日子。”



我们将尽心为您服务
关于ACJ CLUB艺术餐厅网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